Caos

28 Oct 2018

TokenLife 周报 1W | USDT 恐将继续成为市场热点

TokenLife 每周分享,记录过去一周,我看到的值得分享的数字货币市场所见所得,每周日发布。

英文币圈对山寨小牛的观点逐渐多了起来,当然这会在 BTC 维持小幅度震荡的行情下产生,上两周已经有很多币种开启了放量拉升,涨幅喜人。看来很多币种的主力已经在漫长的下跌过程中获得了足够多的筹码,接下来的市场是否会和预期的一样疯狂,我们拭目以待。

BTC ETH 在本周维持窄幅盘整,区间在逐渐缩小,鉴于窄幅震荡横盘后会有大波动出现的概率,外加上市场对 USDT 的担忧还未散去,投资者请控制仓位降低风险。

新闻

转账1.83亿美金的ETH,手续费0.06美金

其实 ETH 失宠于 ICO 之后,其本身的货币价值会更加的凸显。

数字货币技术发展情况

这张图中,可以看出大多数的新技术突破都从最初平滑型的上升变为直线型的上升过程,似乎近来几次的技术革新都带来了资本泡沫,但是技术始终是没有倾向性,如果他有价值终究会在泡沫破灭之后继续发展,那么问题来了,区块链技术算是泡沫吗?它能走出与互联网泡沫相似的量级吗?这真的值得我们每个人好好思考一番。

BTC hash rate

比特币的网络哈希率在过去一年增长了 550%, 这是证明比特币网络实力的几个关键指标之一。

更多的节点加入比特币网络会增强其网络的健壮性,虽然目前的网络能力作为世界货币已经足够了。

Tether's twitter

Tether 销毁 5 亿 USDT,此举大概是其为了稳定自己身为「稳定币」的价格,另外链上数据从 8 月以来的净销毁,也预示着 USDT 锚定的场外资金枯竭,详细的分析请看这这篇文章 USDT 销毁 5 亿预示着熊市远未结束

ETH hash 停止增长

调查发现,在过去的两个月,220 个用 ETH 募资的项目方出售了大部分的 ETH ,目前 ICO 的项目方持有的 ETH 只占 ETH 总供给的 4%

最为重要的一点是,目前市场中交易的 ETH 大多产自矿工之手,不过从上图中可以看出,大多数矿工因为入不敷出放弃了挖矿。那么可以预见随着 ETH 的产量下滑和矿工的退出,ETH 的价格会上涨。

翻译 | ETH 何时反弹,矿工会给你答案 以矿工成本作为基本面,分析 ETH 挖矿所需的成本,基于这四个方面:

  • 矿机性能和价格
  • 矿机折损与挖矿难度
  • 电费
  • 挖矿奖励规则 四个方面分析得出最终 ETH 的合理价格。

当然这个现象可能与 BTC 网络 Hashrate 增加对比来看,不排除小部分 ETH 的矿工转挖 BTC 的可能性。

stable coin team

全球稳定币项目达到了 45 家,差不多每周都有一个新的稳定币出现。 大多团队在欧洲美洲,中国无。

USDT/USD in exchange Kraken

两千万USDT转入Kraken交易所,那里是除了Bitfinex外唯一有USDT/USD交易对的交易所。Kraken现在有4000万USDT,之前只有一半。

文摘

各种技术组合,盲目乐观的情绪,以及某些交易名家的成功经历,很容易导致不现实的期望。在看到风险之前我们先看到的往往是利润。 我们很可能没有询问利润的有效性就想当然地忽略了风险,当开发一个交易策略时,如果不懂得什么情况最有可能发生,那就可能会浪费你的时间和精力,还要花费大量的金钱。—— 「精明的交易者」

很多杠杆炒币爆仓的投资者,往往都忽略了最坏情况发生的概率,要么抱有贪婪的侥幸心理,或者就是急于扳回亏损,当然自己有时候也会在交易之前完全忽略掉判断错误或黑天鹅情况出现的概率,最终的结果就是「交学费」。

使用计算机化的策略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较之传统交易方式,他实际是更加有纪律及受限制的一种形式。 那些成功的交易者已经使用系统作为交易的基础,他们能够去选择哪一个交易机会更有潜力,能在一个较好的价格进入,也能在他人利润回吐前退出,你可以发现他们把许多成功归功于系统,但其实,投资者的技巧才是真正是他们成功的原因,尽管他们都说这是系统的功劳。—— 「精明的交易者」

这段时间一直在尝试使用 botvs 平台(现在已经更名为发明者)开发自己的策略,其实很多机器交易的策略都能够不错的回测结果,如果只看那些回测的结果,可能都会觉得任何人使用了策略就能躺赚。 但因为行情未来走势不明,而很多策略都有行情特征的依赖——例如动态均衡策略在震荡的行情表现更好,均线跟踪则适合趋势比较明显的行情,价值平均策略就适合长时间的盘整行情,具体使用什么样的策略也需要使用者根据自身的情况去判断,比如仓位,资金规模,还有获利的预期等等,这些同样需要花时间和经历去思考。 机器交易虽然可以完全不需要人为干预交易执行,但交易策略的变幻和具体的参数与仓位都是需要去仔细斟酌设置。说到底,做量化或机器交易并不是一劳永逸,也是需要付出时间精力甚至金钱去学习的。

某些人确实才英明地在大波动来临之前预测对方向,可在那次做对之前,他们的忠告可能很平庸,或者干脆就是漏洞百出,你总是会在价格突变之后去寻找做到的那些人,可以假定总有一半你相识的投资者做对了,而你最可能津津乐道这些人的成功。

所以大 V 们的预测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应当更加关注市场中的数据和实时价格,并从中找到联系和规律,这样就能在入场交易之前确定了自己的胜率和预期收益,剩下的只是严格的执行策略。 笔者也不喜欢预测行情,而是去思考概率,根据操作策略和仓位去寻找高概率盈利的投资机会,这样比单纯的分析行情更能有收获。

复盘

警惕低胜率负反馈 2018年10月24日,在审视交易记录表格的时候,我注意到表现较差的月份的胜率往往非常低,第一反应是低胜率是表现差的原因,但突然又意识到这并不仅仅是单向的关系。低胜率固然是表现差的原因,但是一段时间表现差之后往往会进一步导致胜率降低,这里存在着被我忽视的负反馈关系。 之所以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因为盯着表格看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理查德泰勒在《错误的行为》中描述赌博时候存在的一种错误心理认知:假如一开始有200元,亏掉了100元并打算用剩下的100元“翻本”的时候,给与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是胜率只有20%,但是盈亏比为10倍的交易,每次需要投入20元;另一个是胜率为60%,盈亏比只有3,但是每次需要投入50元。陷入亏损的人总是倾向于选择前者,即盈亏比高,单次投入少,但是胜率极低的选项。前者更有可能让你继续连续亏损直到剩下的100在最终盈利前被耗尽。即亏损时容易选择多次小额投入到低胜率、高盈亏比的交易中而不是大额投入高胜率、尽管盈亏比较低的交易中。这并不是通常所说的亏损时风险偏好变强的问题,而是同样风险敞口下(比如打算用100元做“翻本”的机会),选择的方案不同(选择做5次交易一还是2次交易二)。交易记录确确实实的证明了我真的是这样,重要证据是我总是靠一次大额盈利扭转颓势。这并不是偶然,恰恰是我刻意追求的结果。在连续亏损后我确实有选择小额投入低胜率、高盈亏比的交易而不愿意大额投入高胜率但可能盈利空间有限的交易中。因此胜率会越来越低,直到某一次扭转颓势。—— 来自一位全职交易的朋友的复盘

2018-10-28

 
Caos at 2018-10-28

scrib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