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s

01 Nov 2016

2016 年十月总结

逐渐适应了新的生活环境,固定了起居的节奏,天津的生活相对北京也没有差到哪里,只是生活没有之前那么热闹而已,但这对于一个需要静养的病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好在楼下的 7-11 能满足我大部分对食物的需求,也谈不上对自己的亏欠。

住的地方卧室和客厅都有大落地窗,能听到隔壁学校的课间铃声,透过窗子也看得到在操场上奔跑打闹的学生们。红绿相称的塑胶跑道,勾起了不少的儿时回忆,有时就那么躺在那里听着,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的年少时光。

最近入了《西部世界》的坑,陷入了一种对未来科技发展不确定的情绪中,影片中对未来人工智能的大胆设想,通过机器人和剧情设定构建出西部世界成为了科技与人性纠缠的真实却又虚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人类终于实现了成为「造物主」的梦想。随意的创造和毁灭,然而当机器越来越复杂,他们和这个世界结合的就越深入,也就越发的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幻。如同那些被植入「冥思」代码的接待员一样,这个人造世界的设定和规则是否也是人类进化史中错误的一部分呢?

如果说那些身为游客的人类在操控机器人的话,那么机器人的剧情和即兴反应是否也算是一种对游客的操控,甚至是一种强烈的暗示。当机器人中出现了对未知事物神秘化神化的桥段时,很自然的就想到了我们自己。那些机器人对维护人员形象的描述中,很难不去怀疑宗教和信仰的存在。那些负责清洗维护机器人的维护人员,成了机器人眼中具有「复原一切」能力的神。我们大部分人类所相信的全知全能的「主」是否也是相同的角色呢?

悲剧的是,至今人类自己也无法证明自己所存在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如此说来,也的确会有种可能性——「造物主」是另一种具有更高创造力的智慧群体,他们在维护整个人类系统的运转。就像机器人无法猜测创造他们的人类是何种目的一样,我们也无法猜测出我们被创造的原因为何。

那么自由意志是什么,它真的存在吗?特德·蒋在《前路迢迢》中对自由意志的质疑又一次出现了,对照西部世界的机器人和人类,我们真的具有自由意志吗,还是我们觉得有就可以。或许本身就活在看似自由的牢笼中,仅能在很小的范围的决策中拥有自由,而这种自由依然是我们自以为的自由。如此形而上的辩证与猜测是无法得出令人满意的答案。但对于机器人来讲,他们的思考对人类来说或许更有启发的意味。至少在如此滥用欲望和毫不演示的展现内心的阴暗与丑恶时,他们只是被「创造者」们间接操控的另一种机器人而已。唯一的差别是人类终将会死去,而机器人会带着近乎于完全恐惧的记忆一直生活下去,这对于哪一方都不是最好的结果。

无论如何,科技发展到如此的地步也是必然,从游戏的角度看,西部世界始终是一个有限的游戏,他将伴随着人类的欲望不断的壮大,随着人类无法承受自身的欲望而终结,不管是游戏的创造者还是参与者,最终都会成为游戏的参与者,并一起承受游戏结束时所累积的恶果。

十一月要多读书了~

 
Caos at 2016-11-01

scribble